麦池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 24 章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证据确凿,那么大一张照片,想抵赖都没的赖,孟安歌面上冷静,内心已经崩溃到无法呼吸。
  
  
  
  现在去死一死大概是来不及的,但装死还有那么几分可能。
  
  
  
  “喜欢这张?”贺准语气玩味。
  
  
  
  教室外有深秋傍晚的风在吹,校园里已经没什么人,课桌上凌乱摆放着作业本,被过窗的风哗哗掀起雪白一角。
  
  
  
  黑板上老罗的板书还没擦,他们坐在后排,门开着,被笼在落日的余晖里。
  
  
  
  “啊?什么?”这种事情真的很社死,之前的坦然早不见了,孟安歌装傻,“学长你手机用完了?我还有个地方不懂。”
  
  
  
  声音在贺准玩味的目光下越来越小。
  
  
  
  所以说这种这么尴尬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
  
  
  
  她放弃一般:“那是同学发给我的。”
  
  
  
  贺准哦一声,“同学发的?”他稍一顿,再开口,嗓音里有淡淡笑意,“那她为什么要发这个给你?”
  
  
  
  孟安歌脑子一懵,总不能说是分享帅哥照片吧?
  
  
  
  虽然是事实,但那也太羞耻了。
  
  
  
  她撇过眼,“不知道。”
  
  
  
  “不知道?”
  
  
  
  “就是不知道啊。”孟安歌脸红的都要滴血了。她都还没看过那张照片呢。
  
  
  
  黄昏,风拂过树梢。
  
  
  
  霞光渐渐坠成西落前的暖橙色,孟安歌好羞耻,贺准饶有兴趣看她因为内心崩溃表情格外鲜活的脸。
  
  
  
  这种鲜活让他心情愉悦。
  
  
  
  他勾唇。
  
  
  
  “行吧。你先写,我出去打个电话。手机用完还你。”孟安歌耻的不行,再逗就过火了,贺准没再问,他起身去走廊打电话。
  
  
  
  人一走,孟安歌猛松一口气。
  
  
  
  她手背抵着揉脸,触感一片滚烫。
  
  
  
  怎么能这么丢脸。
  
  
  
  想死。
  
  
  
  贺准出去拨了电话,手搁在栏杆上,心情颇好的等那头接通。
  
  
  
  “喂,谁啊?”电话接通,依旧是张漠特色的大嗓门。
  
  
  
  “谁给你打电话啊?”那头乱糟糟的吵,估计正点菜,能依稀听到熟练报菜名的声音。张漠看了眼通话界面,“不知道,陌生号码。”
  
  
  
  贺准等那边安静了点才出声,“在哪。”
  
  
  
  “卧槽,贺准?”张漠又看看手机通话界面,没错啊,“不是你换手机号码了?啥时候换的?”
  
  
  
  贺准言简意赅,“没换。”
  
  
  
  “行吧。”张漠挠挠头,又催促道,“上次吃饭那家,学校街对面,快点啊,菜马上就上了。”他打完电话顺手把这个号码存上。
  
  
  
  贺准挂了电话进去,孟安歌脸上的红已经揉散了,正趴着写作业,“有点事,你先回去,下次再教你。”
  
  
  
  他们收拾了东西一起往校门口走。
  
  
  
  末班车还没走,车上零散两三个人,孟安歌找了个后排坐下,书包放在膝盖上,脑袋抵着窗户,看贺准单手插兜,不疾不徐沿马路走。
  
  
  
  到了家,祝玉兰刚把饭做好,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又在学校写作业了?快去洗手,洗完来端菜,马上吃饭。”
  
  
  
  吃完母女俩窝在一起看电视,还没看到一半,祝玉兰被贺阿婆和安老太喊去跳广场舞,孟安歌回房间写作业。
  
  
  
  没写几个字,手机一直震,她把题写完,洗漱完躺在床上,才打开手机看。
  
  
  
  许可欣疯狂给她转发冷笑话。
  
  
  
  她略过那些冷到北极的笑话,往下拉到最后。
  
  
  
  许可欣:“快去看!笑死我了,怎么会有这么搞笑的笑话,哈哈哈哈哈。”
  
  
  
  孟安歌回复她:“……”
  
  
  
  她退出许可欣的聊天框,挺无聊的上下划了划,没什么新消息,偌大聊天界面,排第二的就是下午刚给她发过消息的张玉。
  
  
  
  手指点进去,熟悉的画面。
  
  
  
  再看到这张照片,有些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才好。
  
  
  
  删了吧,舍不得,不删吧……
  
  
  
  反正贺准都已经知道了,不删……应该也没什么吧?
  
  
  
  她小心锁在相册里。
  
  
  
  锁完照片,又刷了会儿新闻,正准备放下手机准备睡觉,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
  
  
  
  那天过去已经好一段时间,孟安歌都没找到机会问贺准那个“嗯”是什么意思。她怕是她想的那样,又怕自己会错意。
  
  
  
  就这么纠结着,时间又过去一个月,天渐渐冷起来,很快到了十二月中旬,班里开始安排跑操。
  
  
  
  这边的冬天不好过,天阴阴的,厚重的乌云坠在头顶,像一朵潮湿的棉花。没有太阳,湿冷的空气上罩了层细密的冰珠子,一不注意就往人脸上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