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池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五章 世界真小!隐世家族!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有人来了,很多。”
  
  姬向剑话音落下的瞬间,许守靖就已经收起了‘秀恩爱’的心思,眼神微微一凝,金光涌动,一边盯着风吹草动的方向,随手凝聚了几丝墨黑色灵力,扑灭了火光。
  
  好在夜色不算太暗,本身除去篝火的光芒,紧紧依靠月光也能看清道路,细微的光源损失并没有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森林深处走来了十几个黄纹白衫的修士,洁白的飞云靴踩在草坪上,好似没有重量一般,连草芽都没能压倒;腰间的佩剑纹路古朴,看样子是出于同一工匠之手,但剑上散发出的灵力波动,丝毫没有因为量产降低品质。
  
  “你确定师兄说的是这里?”为首的一个儒雅青年回首询问道。
  
  人群中,一个手持灵石的修士犹豫了下,回答道:
  
  “我仔细探查过了,午夜三更,第一缕月光照入森林之处,不会有错。”
  
  儒雅修士点了点头,眺望了一眼平静无澜的湖面,视线扫过被分食沧澜靛锡蛟时微微一凝,蹙眉道:
  
  “怎么会有妖兽的尸体?而且看起来还是被煮熟了……”
  
  旁边的弟子闻声投去视线,想了想,猜测道:
  
  “莫不是一种全新的妖族渡劫之法?因为失败了,所以熟了?”
  
  “呵,把你的想象力用到修炼上吧。”
  
  儒雅修士偏头看了他一眼,对众人嘱咐道:
  
  “如果师兄所言不假,上古天宫的仙王遗迹很快就会开启,其中风险必然不小,也可能会因为我们开启遗迹,吸引来其他道门修士,你们迅速准备好法宝与灵药,必要时刻格杀勿论。”
  
  众人闻言,开始从衣襟口袋里掏来掏去,有几个稍微富裕一些的弟子,则是把准备好的琼玉阁放在容易触摸的位置,让自己随时随地都能碰得到。
  
  修士之间的战斗有时只在顷刻之间,稍稍有反应不及时没有拿出法宝、灵篆,很有可能就会一击毙命。
  
  这在境界相仿的修行者之间尤为常见,更不用说,野外寻求机缘几乎都是你死我活的冲突了。
  
  许守靖藏在树荫之间,视线瞥着那群来历不明的修士,眉头紧皱,偏头看了眼何肃。
  
  “喂,你不是说只有你知道这个遗迹吗?”
  
  何肃完全没有听许守靖的话,嘴里念叨着“这不可能……他们怎么会知道……”,眼神一阵恍惚。
  
  许守靖微是一愣,“……你什么情况?就算有人知道这里,也不至于当场自闭吧……”
  
  “他这样也不怪他……毕竟那可是‘天渊宗’的弟子。”左零轩趴在了许守靖的身边,意味深长的说道。
  
  “天渊宗?”许守靖挑了挑眉。
  
  左零轩瞧见许守靖当真不知道,并非故意装逼,脸色一怔,语气很诧异:
  
  “你是真不知道?天渊宗在整个九洲都能排上号的啊。”
  
  你上回吹你家天衍阁也是这套说辞……许守靖有些无语,转头看着自家姐姐:
  
  “容月姐,你知道吗?”
  
  姜容月摇头如拨浪鼓。
  
  许守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收回视线看着左零轩,一副“你看,我们都不知道”的样子。
  
  “……”左零轩。
  
  谁知道你们是从哪个深山老林钻出来的啊……半点九洲事迹都不清楚……
  
  左零轩郁闷了好半天,才叹了口气,解释道:
  
  “天渊宗几百年前还只是个不知名的小门派,但不知道里面的弟子是吃错了什么药,短短百年时间,就出了三名弦月境大能。
  
  天南洲有弦月境坐镇的宗门虽然不多,但也绝对不少。可一门三弦月,就只有天渊宗了。”
  
  许守靖眼神微怔,余光瞥了眼仍在自言自语“他们不可能知道这里的……”的何肃,思索了片刻:
  
  “那……天渊宗与长河苏氏比起来,哪个更强一些?”
  
  这话把左零轩问得神色一愣,捏着下巴思考了良久,才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这……这我也不好说啊,长河苏氏主要是神秘,几乎没人见过他们露脸,不过根据《天南仙闻》记录的史料,长河苏氏很可能几千年前、万年前……甚至九域时代就已经存在了。
  
  要是比底蕴的话,长河苏氏肯定是要比建宗不过区区六百余年的天元偶只能怪要深厚不少。
  
  不过,长河苏氏每次出现,明面上的战力也并没有多强,所以我推测,可能长河苏氏的纸面实力还是要不如天渊宗的。”
  
  左零轩一口气说完,从琼玉阁中掏了个水壶,正在往嗓子里灌,刚才还像是失了魂似的何肃,突然一脸怒容地对着他:
  
  “一派胡言!”
  
  “噗——咳咳咳……”
  
  左零轩一口水呛进了嗓子眼,不停地咳嗽。途中,他突然反应过来不远处还有着天渊宗的人,连忙捂住了嘴,闷闷地说道:
  
  “什么?”
  
  何肃眼中冒着火光,一脸不屑地扬起了下巴:
  
  “长河苏氏怎么会不如区区天渊宗?只是长河苏氏的历代族长向来信奉‘不争是争’,除了隐山避世就是闭门修炼,这才导致在外界落得了一个‘神秘’的名头。
  
  若是长河苏氏愿意出世,区区天渊宗不过是扬名九州的垫脚石罢了!”
  
  这一番话下来慷慨激昂,不知道的还以为没他是长河苏氏的人呢。
  
  左零轩他只是在有一说一的分析而已,莫名其妙被何肃给怼了,心中自然是有些不服气:
  
  “照你这么说,长河苏氏现在是有三个以上的弦月境大能咯?”
  
  何肃怒不可遏的神情一僵,沉默了些许,朝着一旁移开了视线。
  
  ……弦月境又不是大白菜,哪儿能说有就有的。
  
  “你们能不能小点声……对面还有人……呢……”
  
  许守靖无语地劝阻着,视线乱瞟期间,忽然跟天渊宗为首的儒雅修士对上了视线。
  
  隔着灌木丛与几颗古树,两人相对无言。
  
  “……”
  
  “……”
  
  清幽皎白的月牙在云雾中若隐若现,阴影朦胧,一阵冷风吹袭而过,将地面上的树叶刮出了“沙沙”声。
  
  率先打破寂静的是天渊宗领头的儒雅修士,他毫不犹豫地拔出腰间佩剑,以浑厚的嗓音喊道:
  
  “列阵!”
  
  唰唰唰——
  
  四下黄纹白袍的弟子连忙起身,十几道反映着银光的佩剑在黑夜中绽放光芒。
  
  金黄色的圆形法阵跟随着天渊宗弟子的步伐转动,就好似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半寸出鞘,只待斩敌。
  
  许守靖眨了眨眼睛,偏头看着背冒冷汗的左零轩,啧啧称奇:
  
  “你看人家宗门列阵多迅速,你们宗门打个怪都七零八落的。”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左零轩满脸无语,看了眼盘膝调气的姬向剑,总觉得自己这边战力不是很足,有些心慌地道:“现在怎么办?真开打吗?”
  
  野外寻求机缘本就是生死相争,想要好言相劝让对方离去显然不太可能。
  
  眼看天渊宗的人就要攻过来,许守靖把姜容月护在身后,小声询问道:
  
  “容月姐,你还能用一次那个紫色的天雷吗?”
  
  姜容月警惕地看着天渊宗的弟子,纤手紧握剑柄,摇了摇头:
  
  “那不是我的法术,是临走前我让师父帮我编写的灵篆,总共就两张,剩下一张如果现在用了,等进到遗迹里面可就没有底牌了。”
  
  许守靖心想也是,那道紫色天雷的破坏力都快赶上璇玑的红莲天火了,怎么想都不是以容月姐现在的修为能随意使用的法术。
  
  如果是一打一的话,许守靖有信心不输给任何人。
  
  但对面这架势……完全是打算利用人海战术不讲武德啊……
  
  左零轩看许守靖这架势好像是要上去刚,脸色顿时一变,连忙拦在面前:
  
  “不能打,千万不能打。只要是稍微排得上号的大宗门,门下的弟子身上都有命符,如果杀了他们,天渊宗很快就会知道是谁干的……
  
  整个天南洲所有人都知道,天渊宗就是一群伪君子,明面上说着‘技不如人,怨不得谁’,事后那些睚眦必报的长老肯定会亲自出马,把没有什么背景的杀得一干二净,有背景的也找各种理由恶心你。”
  
  “不打?那把仙王遗迹让出去?”许守靖撇了撇嘴,他向来不会因为对方背景而选择低头……只会因为对方的裙子。
  
  “这……”左零轩也有些犯难了,哪怕是个乡间野修,遇到仙王遗迹这种机缘,也不会心甘情愿地拱手让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