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池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感觉真得休息一下了.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阿关可能是敖夜太多了,间歇性头晕,胸口连带左胳膊阵痛,躺下来还好,坐在椅子上就感觉魂都是飘的,完全没法集中注意力,写的不好就得硬熬着重写,越熬越严重,持续好几天了。
  
  本来可以写的更好,硬熬着水四千字凑全勤,属于舍本求末,所以还是厚着脸皮请假缓缓,1号恢复更新吧(没发烧的话,现在喉咙开始干燥了,不知道睡醒啥情况),实在抱歉。
  
  打斗、主线这些东西,写糙点就糙点,影响不大,但涉及女主的戏份,没法将就。
  
  每天更新写完,发现不合适,直接删掉重写,是需要莫大魄力的or2。
  
  下面是部分废稿,阿关昨天不是随口胡扯一句重写拖更。
  
  不过这个废稿大家谨慎看,会产生剧情割裂感。
  
  -----
  
  骆凝动作微顿,眸子眨了眨,悄悄用绣鞋轻轻碰了胳膊一下,提醒小贼别动手动脚,而后望向了旁边的三娘。
  
  裴湘君拿望远镜观察山外的情况,没发现什么特别的,把望远镜收了起来,见狐媚子看着她,还倒是吃饱喝足准备调理了,但是不好意思当着她面那啥,就很善解人意的道:
  
  “这里视野不好,我去崖壁上面看看。”
  
  说着便想要起身。
  
  但让裴湘君意外的是,狐媚子按住了她的胳膊,回头看了眼,而后很小心的把她的手拉了过去。
  
  裴湘君手放在骆凝手腕上,略显疑惑,本以为狐媚子受伤了,但仔细查看脉象——往来流利,如珠走盘……似乎是来月事了……
  
  ??
  
  裴湘君万万没料到会碰上这一茬,杏眸瞪大了几分。
  
  骆凝微微耸肩,眼神有点无奈。
  
  裴湘君感觉问题有点严重,回头看了眼布帘,眼神询问——现在怎么办?
  
  骆凝今天发现身体情况不对,就考虑过这事儿。
  
  她本来是想,如果实在没办法,就用王夫人教的法子,帮小贼调理。但那种羞愤欲绝的法子,把小贼调理好,怕是得把她弄死……
  
  其次是西瓜推。
  
  但如果有其他选择的话,那肯定不能做那种的事情……
  
  骆凝稍微迟疑了下,看向眉头紧锁的裴湘君,微微偏头示意。
  
  裴湘君看狐媚子的眼神,明白了意思,脸色顿时红了几分,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骆凝现在不把三娘推出去扛雷,就得做拿着无地自容的事情,两相权衡之下,暗暗咬牙,眼神严肃起来,做口型道——那你还有什么办法?
  
  裴湘君张了张嘴,寂寂思索对策,但在场就她和狐媚子,还能有什么对策?
  
  总不能让惊堂自己给自己调理……
  
  骆凝知道自己看着,这‘窝里怂’的婆娘没胆子乱来,当下直接抬起手来,在自己胸口点了两下,而后就晃晃悠悠趴在了毯子上,没了动静。
  
  “……?”
  
  裴湘君见狐媚子直接两眼一闭不管了,眸子不由瞪大了几分,抬手晃了晃狐媚子,又回头看了看遮光帘,眼底显出了几分无措……
  
  ----
  
  哗啦啦——
  
  山间大雨倾盆,雨打山林的密集声响,遮掩了天地间的一切声息,只剩下仅存的一点灯光,在石崖之上的裂口中若隐若现。
  
  遮光帘内,夜惊堂腰背笔直盘坐,尽力不去看近在咫尺的‘双娇献桃’,捏了凝儿一下被拒绝后,便闭上眼睛放空心神,试图压下体内躁动不安的小火苗。
  
  但尚未入定,夜惊堂便听到外面传来轻响,睁开眼眸看去,却见遮光帘被挑开,身着黑色劲衣的三娘,抱着凝儿从帘子下钻了过来,还轻声嘀咕:
  
  “这狐媚子,昨晚上怕是没睡好,爬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夜惊堂见此,把包裹拿过来,放在了毯子上当枕头,小心翼翼把凝儿接过来,轻柔放在了毯子上,让她可以好好睡觉,同时小声道:
  
  “三娘也休息会吧,我来守夜。”
  
  裴湘君略微打量,可见夜惊堂虽然神态自若,却脸色泛红,呼吸也比较重,明显是不怎么好受……
  
  裴湘君眼珠微动,来到了夜惊堂跟前,在一块毯子上并肩坐下,把夜惊堂右手拉过来,认真号脉。
  
  外面大雨瓢泼,遮光帘内鸦雀无声,只有三道平稳呼吸。
  
  夜惊堂闻着身侧飘来的淡淡幽香,觉得心思有点乱,想了想正襟危坐,做出认真调理的样子。
  
  裴湘君模样娴静温婉,瞧见夜惊堂不动如山的样子,她也不好说什么,就没话找话道:
  
  “我见凝儿性子挺冷,你们认识也没多久,怎么这么快就……”
  
  “三娘不是给我吃错药了嘛。凝儿本来最多让我抱一下,为了给我解药劲,才这么快那什么……”
  
  “那药可不是我给你下的,是她自己买的。”
  
  裴湘君想起上次被狐媚子登门吵嘴当面抢走惊堂的事儿,就觉得有点窝囊,又略微靠近了几分,询问道:
  
  “她给你解药前,有没有亲过你?”
  
  夜惊堂对于这个问题,倒是不太好回答:
  
  “嗯……亲过,杀无翅鸮那天,凝儿中了一针,我帮她解毒,见她闭着眼睛满眼悲愤,没克制住偷偷亲了口,结果气的凝儿委屈了一整天,饭都不给我做,从那之后我就很规矩了……
  
  “后来在云州,杀周怀礼那天,久别重逢有点激动,就软磨硬泡,和凝儿打赌。她赌输了,就让我亲了好久……”
  
  裴湘君听见这挺浪漫的故事,若有所思点头:
  
  “你亲嘴前,都得先杀个人助兴?”
  
  “……?”夜惊堂顿时无语。
  
  “开個玩笑罢了。”
  
  裴湘君余光看去,发现夜惊堂举止正常,没有半点邪念,心底不免多了几分复杂。
  
  毕竟惊堂知礼节是惊堂懂事,她若为此心安理得,就是她这半个师姑兼未婚妻不懂事了。
  
  裴湘君稍微迟疑了下,强压心头乱七八糟的思绪,站起身来:
  
  “刚才跑来跑去,衣服上全是水,我换件衣裳……”
  
  说着当面解开腰带,黑色劲装便从肩头滑落,露出了雪腻香肩和裹胸,张力惊人的臀线,也呈现在了烛光下……
  
  ?!
  
  夜惊堂呼吸微凝,因为坐在地上,视线就处于裴湘君腰下,黑色裙子直接掉在了他膝盖上,刚才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气血,刹那间翻了数倍,又给冲了上来,整个人都懵了。
  
  裴湘君解开裙子,发现夜惊堂呼吸节奏出现变化,熟美脸颊显出三分关切,又在身前跪坐,抬手摸了摸夜惊堂的脸颊:
  
  “惊堂,伱很难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麦池小说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麦池小说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