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池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第九章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下课的时候她看见李菁和孟安歌说话了,回来李菁就这么不高兴,肯定又是因为物理课代表的事情。
  
  
  
  “别生气,老师以后肯定会后悔没选你。”
  
  
  
  李菁烦躁的把书一推,“你不懂。”
  
  
  
  同桌说你跟我说我就懂了,李菁又不吭声了。
  
  
  
  放学已经二十分钟,孟安歌还没走,高一还没开始上晚自习,走廊里没什么人,大家都赶着回家,整个教学楼空荡荡,热闹了一天的学校只有操场那边间或传来几声喝彩声。
  
  
  
  做值日的同学倒完垃圾回来准备锁门,见班里还有人,有些惊讶,她把扫把簸箕放回角落,抽了纸擦手,问孟安歌,“时间不早了,你还不回家吗?”
  
  
  
  祝玉兰今天上晚班,九点才回来,孟安歌做着题目一下就忘记了时间。
  
  
  
  她从试卷里抬起头,表情有些怔愣,那人一看噗呲一声笑了,“写作业呢?”
  
  
  
  孟安歌被笑的也有点不好意思,她揉揉脸,怔愣的表情揉散,“我等下就回去了。是要锁门吗?你先走吧,钥匙给我就行。”
  
  
  
  那人犹豫了一下,“也行,”她从书包里掏出钥匙递给孟安歌,又嘱咐说:“你门锁好了记得把钥匙还给门卫。”
  
  
  
  五中和别的学校不一样,教室的钥匙不归某个人管,而是统一放在门卫处,第二天来的早的人再去门卫那里登记姓名拿回来。
  
  
  
  孟安歌从值日生手里接过钥匙,小心放进书包侧兜:“好。”
  
  
  
  “那我走了。”
  
  
  
  黄昏呼啸而至,远处的夕阳像被幼稚孩童随手涂鸦般挂在山头,随着时间推移,灿烂的金逐渐转为浓郁的橙红。
  
  
  
  值日生走的时候顺手带了下门,但或许是赶着回家,步履仓促,带到一半就松了手,失去拉力的门在空中无力晃动,光和影趁机在时间的剪影中短暂交融一瞬,门扉大开,一切又回到原来的模样。
  
  
  
  只是天边的余光又变得暗了些。
  
  
  
  那人一走,孟安歌就趴在了桌上。
  
  
  
  这道题她已经做了半节课,雪白的草稿纸上公式密密麻麻,但不知道哪个步骤不对,一直算不出想要的答案。
  
  
  
  有点烦,又有点难受。
  
  
  
  她在桌上趴了会儿,周围静悄悄的,离她近的一扇窗户没关,能听到风吹动纸页的沙沙声。
  
  
  
  在夕阳的影子变得更为狭长瑰丽之前,孟安歌坐起身,拉开椅子,打算洗个手冷静一下。
  
  
  
  厕所在走廊的尽头,孟安歌洗完手没急着进教室,她的脑子里还在想着解题思路,有点模糊的想法,又揪不住那根线头。
  
  
  
  临门一脚的感觉太难受了,索性站在栏杆边,心不在焉地把手搭上去晾。
  
  
  
  这座城市偏南,一年四季中夏季最为漫长而热烈,明明已经到了九月,空气中夏的气息还很浓烈。
  
  
  
  晚风温柔拂过,像被无形的手轻轻挠了一下,掌心处传来隐秘的痒意,孟安歌被这痒拉回了点注意力,就看见了从操场那边走过来的贺准。
  
  
  
  五中一个年级一栋教学楼,高一教学楼正对学校主干道,贺准刚打完球回来,身上出了点汗,薄薄的夏季校服贴在身上,勾勒出少年人独有的清隽的线条。
  
  
  
  他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旁边有人正和他说话,贺准神色很淡,有一搭没一搭的,看起来没什么说话的欲。望,就走在这条通往校门和教学楼的路上。
  
  
  
  球顶在手上,浑身都透露出一股运动后的懒洋洋。
  
  
  
  走过走廊底下的时候突然抬了下头。
  
  
  
  两个人一个抬头一个低头,孟安歌一下对上了他的眼,惊得身体一僵,心口剧烈鼓胀,浑身的热血好像都充到了脑袋里,耳畔滚烫,后脑勺发麻。
  
  
  
  她率先移开了眼,心口还有震颤的余波,一抹红霞后知后觉爬上脸颊,把远处不知羞的云朵都染红了。
  
  
  
  贺准挑了挑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