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池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二回 术谋义血斗尸魔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血雾排山倒海朝着众人灭顶而来,如天河倒悬,瀑布倾泻,只逼得人紧闭双眼屏住呼吸,就连身体也止不住的弓了起来,下意识的用手抓住身边的桌子柜子,仿佛一松懈就会被这烟浪卷走。
  就在那雾气碰触到他们的一刻,众人只觉得窒息,那样的压迫感,就如同巨浪盖顶。就在此刻,宋瞬莹的灵蝶发出一阵强烈的闪光。等大伙儿开始慢慢睁开眼时,只见灵蝶在他们的额前剧烈地扇动着翅膀,就像逆着风在飞行。与此同时在他们身边已经形成了一层如鸡蛋壳般的玫色灵罩。
  霖箬侧过头看了看旁边瞬莹,额角已经沁出了丝丝汗迹。
  “没想到还真有作用!”栗歆筠惊赞着伸手探了探那层灵罩,这下就算是血魃攻进来,至少大家也有机会与之交手,而不至于腐烂在这血雾里了。果然如他所知,幻术的基础就是搜集周围环境中碎片化的微小灵能,以术者本身的灵力作为介质将这种碎片进行修改和放大,趁着对手精神松懈的瞬间,强行将被修改之后的灵能植入五感,从而对感官进行抑制或者放大的一种术法。宋瞬莹的作法显然是受了柳离情用素蜂作为媒介的启发,将这个幻术的启动机理倒转了过来把各人身上的感官的灵能和感官碎片化通过灵蝶进行放大,再加上栗歆筠后来灌注了一部分的自己的灵能,就形成了一个个微小的灵脉生莲术。
  突然那些碰到墙壁的血雾如同回头浪一般的拍回,掉转头直直的冲向那些蹲在过道口的人群,势头甚至比高才雾气涌入时还要猛烈。而过道口的人群中有很多卫国的“残骨”。这样的攻势,仅凭放大感官的能力和二人分摊给他们的灵能显然是无法抵挡的,栗歆筠急忙想要再分散一部分灵力出去。
  “阳宗先生还请保存实力。”他恍恍惚惚听到了宋瞬莹的声音,只是那声音似乎不是传来,而是直接在他脑中发出。霖箬也“听到”了她的声音,可侧身看去,瞬莹的嘴巴却从未动过。
  “姑娘这是‘交感’吗?”霖箬居然又听到了栗歆筠的声音。
  “是的。这样大型的幻术会强迫术者进入梦定状态,封闭自身的五觉与受体进行交感。尤其是晓蝶术,连自身的灵能都会四散而出。由于我把这个术反过来了,现在大家的的感官就通过我连起来了。”
  “也就是说大家的一部分灵能现在也是共有的对吗?”栗歆筠问到。
  “恩,先生可以理解成一种均贫状态。原本灵能高的人强行被抽出了一部分灵能,平均分配给其他人。先生被抽出的应该最多。为了保证这个术的持续,还请先生尽量保存灵能。”
  听到这里,栗歆筠明白了这个术的弊端,待那些血魃进来之后,他必然无法放开手脚,尽力施术。
  雾气弥漫中,一声让人心惊的嘶吼声穿门而入。接着那些红点便开始快速朝他们涌来,数量之多令人咂舌。那群尸跑动声响隆隆,如万军行过地裂山崩。
  不过那些血魃的经过一阵跑动后,居然往下坠落掉入一个个凭空出现的大坑里,随之就是地底传来一阵阵连续爆炸的闷响,那阵阵闷声沿着大地四散而开,掀起的震动让人脚底发麻。接着一阵火光由地下窜起,一些残肢碎屑被推出深坑,抛向空中。
  “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本事!”宋瞬莹的声音传入了霖忆的脑中。
  “彼此彼此。地动弹和起爆弹而已。都是些小玩意儿。”这些东西本是霖忆带来战场防身的。
  趁着这个当口,吴观走到了窗边,从怀中向外连扔了七八枚鹅黄色的“龙卷风华”符。那些符篆悬在空中,待吴观的咒语起效时,便自发转动起来,形成了七八柱微小的龙卷风,有些血雾就被风柱卷积着带到了半空中,又落向了远处,虽然总体上雾量并没有减少,但能见度明显高了许多。只是被卷进风眼的雾气,虽然被龙卷风暂时拖住了行动,却还是伸出了一个个的烟臂,试图挣脱风卷扑向人群的方向。
  地面因地动弹龟裂出了许多坑洞,但那些行尸只浑然不觉,前赴后继鱼贯而入。不一会儿那些坑洞就被填了个半满,快要限制不住那些血魃的行动了。在巨大的尸量下,起爆弹也仅仅只能让那些还在坑中乱动的血魃向上微微抬起一下了。
  眼见着一些血魃已经爬出了坑,吴观立马催动起手中宝剑,连发两个剑诀。只看琉璃三昧剑,显现出近百分身,然后无数剑影就夺窗而出,杀向尸群。他使的这“金顶剑诀”已是无量剑阁比较高深的御剑套路。“天穹化星”和“列子御风”这两招若是沙场对敌,歼灭一队不是难事。可那血魃又如何跟人比?剑气过处,有些行尸被击倒,有些行尸被断了手脚,有些被削了头颅。可丝毫也不能阻挡他们前进。
  霖箬只分明地看到一个被腰斩的行尸,居然还在以手爬行着,身旁就是几个长着血眸的头颅,嘴巴还在贪婪的开合。
  吴观虽然知道自己的招数并不能消灭这些东西,但是还是一遍又一遍催动着剑气,哪怕是拖延一阵,或者切的粉碎一些也是好的。
  但那些血魃如蚁群一般,一个倒了一个又来,新的还没制住,旧的就又爬了起来,与客栈的距离越来越近,再过不久堂中众人就会成了瓮中之鳖。随着包围圈的缩小,血魃之间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这是霖忆在等待的时机,他拿出烟哨,不过这次并没有吸,而是吹响了它。
  那烟哨的声响,就如同一个命令。浮在半空中的那些纸鹤快速的朝着尸群的下方俯冲了过去。一贴到血魃的腿部就变成了一滩滑腻粘稠的白色石浆,而那石浆会自己流动,直到和地面连成一体后,又迅速石化封住了尸群前行的脚步。那些无法行动的行尸用力向前探着身体,以至于一些的脚都被自己扯断了。
  接着又是一阵哨响,原本慢悠悠在空中飘动的孔明灯,却无声而快速的排布到了那些无法行动的尸群上方,化做了一个个火流星向被流石浆固定住的尸群砸去。
  火势开始在尸群中迅速蔓延,不会撤退的血魃,须臾间便被点燃了不少。
  “阳宗先生,这些血魃被烧成灰了应该不能再起来了吧。”霖忆看那火势凶猛,也实实在在的消灭了一些血魃,便想着为什么五百年前就没人提出过火攻呢?
  霖忆的丹学造诣实在是栗歆筠没有算到的,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欣喜,众人只听脑中一阵他的声音响起:“剑客,有水符吗?请赶快灭火!”
  吴观对这个决定甚是怀疑,但接下来的动静便让他明白了——那些着火的行尸并没有如他们所料被烧为灰烬,火焰将尸体上的血肉燃烧殆尽后,烤化了脚底的流石浆。剧烈的火焰从残余的骨头缝隙之间喷出,将周围的空气燃的噼啪作响。
  那些燃烧的血魃成了一个个可怖的火骷髅。失去了血肉的它们速度明显变快了。门外的几只被客栈的栅栏拦住,已经点燃一些细小栏杆,再这么下去恐怕整个客栈会烧起来。先行挣脱的几只骷髅已经冲进了门口,朝着霖箬的几个位置靠外的仆人的方向扑了过去。
  尖叫声乍起,众人开始慌乱地四处而逃,由于人数多,大厅显得并不宽敞,并不能立刻散开。只见两个血魃对着霖箬的一个仆人的灵罩一阵撕咬,那灵罩便出现了缺口,血雾如蜂群般聚拢过来,瞬间就将那个仆从融成了一具血尸,那人的灵蝶则是被血魃抓住塞进了黑咕隆咚的口中,转眼就消失了。它们立刻便向第二个人扑去,那是一个贾国人。
  吴观将一部分的剑召回,拦在了门口,暂时堵住了更多的血魃。本想赶快御剑将那几只堂中的血魃砍倒,可乱跑的人群将他压倒在了地面,以至于根本看不见血魃的位置。
  不知道是哪个胆子稍微大点的人朝着一直血魃丢了一个板凳,可那怪物不为所动只是只是用手抓挠着,一会儿之后那个贾国人的护罩也因为灵能无法抵抗而被撕开,他大尖叫着用手奋力抵住了血魃的脖子,可血魃恐怖诡异的力量出人意料,一下就将他的手臂折断,随即就把他的脖子咬去了大半,血液疯狂的喷溅着,引来了大团血雾聚拢过来,将那些喷洒的新鲜血液转化成了更浓厚的雾气,而剩余的几只血魃蜂拥而上,只把那人的尸体啃的千疮百孔。这画面已经让一些人吓的挪不动步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魃拖着扭曲的步子朝自己杀过来。
  一个靠得近一点医士连忙动用十来只银针想要暂时封住那些怪物的行动,可是他没有想到,那银针直接将其中一具行尸的手臂击成了碎片——而那些碎片喷洒到了旁边的一个卫国人,那人的灵罩瞬间破裂,便被聚拢来的雾气腐蚀了。
  这画面让霖箬惊恐万分,他终于明白了刚才栗歆筠要灭火的原因——原来这些行尸的骨头被火煅烧之后质地变脆,很容易变成骨灰四处飞溅,而那些骨灰也是会破坏灵罩的。
  “吴观,吴观你在哪里?”霖箬急切的在心中问着,刚开始死掉的那个卫国人,已经站了起来,通红的眸子正看向他的方向。霖箬连忙从身前的那张桌子抓起了栗歆筠的簪子。
  吴观好不容易蹲了起来,便马上回答道:“我刚才被推倒了。”
  “快点想个办法把火灭了……”霖箬的想法未完,那个平日伺候他的人已经伸着嶙峋的爪子向他抓挠过来。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他闭着眼睛用那根木簪朝着那个怪物扎过去,虽然没有扎到栗歆筠说的那个位置,可是那血魃应声倒地,看来这无根之木确实有作用,而且血魃也不用扎到眉心。那血魃倒地处,恰好触发了霖忆布在宋瞬莹周围的泥沼弹,在他们身旁形成了一片泥潭,那血魃的尸体便缓缓的向软泥中陷进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麦池小说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麦池小说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